經(jīng)濟

百億國企,全國“海選”總經(jīng)理

于盛梅  2024-06-25 14:53:21

百億規模的國企券商,正在全國“海選”總經(jīng)理。

 

6月12日,東莞日報官微發(fā)布國資系統的招聘公告,其中明確提到了市場(chǎng)化選聘東莞證券總經(jīng)理(總裁)一名、副總經(jīng)理(副總裁)一名。

 

總經(jīng)理職位屬于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層面的“一把手”,券商高管更曾以“百萬(wàn)年薪”著(zhù)稱(chēng),因此本次招聘備受關(guān)注。

 

公開(kāi)招聘重要崗位背后,東莞證券最近的煩心事也不少:高管隊伍“洗牌”、業(yè)績(jì)下滑跑輸行業(yè)、長(cháng)跑近10年的IPO遲遲沒(méi)有下文。

 

看起來(lái),坐東莞證券“一把手”這個(gè)位子,壓力不小。

 

圖/圖蟲(chóng)創(chuàng )意


全國“海選”總經(jīng)理

 

東莞證券成立于1988年6月,是現存最早的券商之一,也是一家國企券商,實(shí)控人是東莞市國資委。2023年末,公司資產(chǎn)總額524.84億元,就規模而言屬于中小型券商。

 

此次全國海選,東莞證券的標準不低。

 

根據招聘條件,東莞證券總經(jīng)理需具備12年以上相關(guān)金融行業(yè)工作經(jīng)驗,并擔任券商高級管理人員不少于3年;副總經(jīng)理則要具備10年以上相關(guān)金融行業(yè)工作經(jīng)驗,并擔任券商自營(yíng)業(yè)務(wù)部門(mén)負責人不少于3年。

 

就職責而言,聘任東莞證券總經(jīng)理職位主要需負責主持公司經(jīng)營(yíng)管理全面工作、組織實(shí)施年度經(jīng)營(yíng)計劃、協(xié)助完善內部管理機制等;副總經(jīng)理除協(xié)助總經(jīng)理工作外,大部分工作重心是負責分管公司自營(yíng)業(yè)務(wù)(含權益投資、固收投資、量化投資等)。

 

大眾最感興趣的高管薪酬方面,招聘信息顯示“對標市場(chǎng)薪酬水平”。Wind數據顯示,以2022年來(lái)看,時(shí)任公司總經(jīng)理潘海標年薪50.52萬(wàn)元,副總經(jīng)理郜澤民年薪298.83萬(wàn)元。二人的年薪相較2021年分別減少113.60萬(wàn)元、694.68萬(wàn)元,降薪幅度不小。

 

券商全國“海選”總經(jīng)理,在業(yè)內其實(shí)不算常見(jiàn)。

 

南開(kāi)大學(xué)金融發(fā)展研究院院長(cháng)田利輝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相比于海選式全國招聘,券商行業(yè)高管任命更多是通過(guò)內部選拔、獵頭推薦或組織遴選等方式進(jìn)行。

 

不過(guò)行業(yè)也有先例。此前招商證券、萬(wàn)聯(lián)證券、粵開(kāi)證券以及華安證券等,均發(fā)布過(guò)面向全國乃至全球招聘總裁的公告。

 

清華大學(xué)中國現代國有企業(yè)研究院研究主任周麗莎對中國新聞周刊解讀,企業(yè)通過(guò)健全市場(chǎng)化經(jīng)營(yíng)機制、推進(jìn)經(jīng)理層任期制契約化工作,普遍推行公開(kāi)招聘、競爭上崗等市場(chǎng)化用工制度,可以提高全員勞動(dòng)生產(chǎn)率。

 

“全國式海選可以提高人才選拔的廣泛性和開(kāi)放性,有助于開(kāi)展管理和業(yè)務(wù)的創(chuàng )新。對于中小型券商來(lái)說(shuō),也更有助于吸納人才!碧锢x補充。

 

“求賢若渴”背后,東莞證券近來(lái)的領(lǐng)導班子發(fā)生了不小變動(dòng)。

 

2024年5月8日,東莞證券公告,潘海標不再擔任公司的總經(jīng)理職務(wù),在董事會(huì )聘任新總經(jīng)理前,由董事長(cháng)陳照星代為履行總經(jīng)理職務(wù)!氨敬慰偨(jīng)理變動(dòng)不會(huì )對公司治理、日常管理、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及償債能力產(chǎn)生不利影響!睎|莞證券彼時(shí)表示。

 

不到半個(gè)月,5月20日,東莞證券再迎高管變動(dòng)。因工作調整,郭小筠不再擔任合規總監、首席法務(wù)官;郜澤民不再擔任副總裁,以及不再代為履行財務(wù)總監、董事會(huì )秘書(shū)職責。離任原因均為“工作調整”。公司任命羅貽芬為財務(wù)總監、董事會(huì )秘書(shū),任命羅張亦超為總裁助理。

 

挑戰重重

 

高管出現大變動(dòng),或與東莞證券不佳的業(yè)績(jì)表現有關(guān)。

 

年報顯示,2023年?yáng)|莞證券實(shí)現營(yíng)業(yè)收入21.55億元,同比下降6.26%,凈利潤6.35億元,同比減少19.7%。

 

對此,東莞證券在年報中稱(chēng)主要受市場(chǎng)行情和傭金率的影響,證券經(jīng)紀業(yè)務(wù)收入同比減少,投行業(yè)務(wù)收入也有所下降。

 

中國證券業(yè)協(xié)會(huì )發(fā)布的《證券公司2023年度經(jīng)營(yíng)情況分析》顯示,2023年證券行業(yè)全年實(shí)現營(yíng)業(yè)收入4059.02億元,同比增長(cháng)2.77%;凈利潤1378.33億元,同比下降3.14%。換句話(huà)說(shuō),東莞證券2023年的表現是跑輸行業(yè)的。

 

需要注意的是,這已經(jīng)是東莞證券連續兩年營(yíng)收、凈利潤雙雙下滑。2020—2022年,東莞證券分別實(shí)現營(yíng)業(yè)收入31.65億元、37.01億元、22.99億元,同比分別增長(cháng)51.75%、16.94%、-37.88%;分別實(shí)現歸母凈利潤7.82億元、9.96 億元、7.9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cháng)25.25%、27.45%、-20.65%。

 

圖/東莞證券2023年年度報告

 

具體看,各條業(yè)務(wù)線(xiàn)幾近全線(xiàn)下滑。2023年?yáng)|莞證券的傳統經(jīng)紀和信用業(yè)務(wù)收入分別下滑10.75%和8.74%。投行業(yè)務(wù)和資管業(yè)務(wù)下滑更大,降幅分別高達25.64%和37.90%。

 

在匯生國際資本總裁黃立沖看來(lái),東莞證券的“窘境”是中小型券商生存狀態(tài)的一個(gè)縮影。隨著(zhù)新增開(kāi)戶(hù)數放緩,經(jīng)紀業(yè)務(wù)已從增量競爭轉為存量競爭。行業(yè)馬太效應加劇,頭部券商、新型互聯(lián)網(wǎng)券商通過(guò)規模優(yōu)勢、模式創(chuàng )新不斷蠶食中小券商市場(chǎng)份額。

 

“在IPO、再融資收緊的環(huán)境下,投行業(yè)績(jì)持續滑坡,中小型券商如東莞證券面臨投行業(yè)務(wù)的壓力和行業(yè)競爭加劇的壓力!碧锢x說(shuō)道。

 

業(yè)績(jì)的下滑,既有頭部效應加劇以及“看天吃飯”的行業(yè)因素,也不乏東莞證券自身發(fā)展中出現的戰略問(wèn)題。

 

黃立沖認為,整體行情不景氣時(shí),自營(yíng)業(yè)務(wù)是券商在逆勢中破局的關(guān)鍵。但東莞證券的自營(yíng)業(yè)務(wù)較為薄弱,成為其業(yè)績(jì)受到?jīng)_擊的重要原因。

 

“自營(yíng)業(yè)務(wù)是指金融機構利用自有資金進(jìn)行交易,以期通過(guò)市場(chǎng)波動(dòng)獲取利潤。這種交易方式與傳統的代理交易不同,后者是為客戶(hù)提供交易服務(wù)并收取傭金!秉S立沖解釋?zhuān)誀I(yíng)交易的主要優(yōu)勢在于其高盈利潛力,但也要面臨一定的市場(chǎng)波動(dòng)。

 

中國證券業(yè)協(xié)會(huì )發(fā)布數據顯示,2023年券商各項主營(yíng)業(yè)務(wù)中自營(yíng)業(yè)務(wù)營(yíng)收占比為29.99%,自營(yíng)業(yè)務(wù)在2019年后再度成為行業(yè)第一大營(yíng)收來(lái)源。

 

這部分收入對中小型券商的營(yíng)收拉動(dòng)作用甚至更大,2023年西南證券自營(yíng)收入同比增長(cháng)達1806.84%;紅塔證券、國海證券分別同比增長(cháng)423.42%、218.61%。

 

相比之下,東莞證券的自營(yíng)業(yè)務(wù)的確薄弱。招股書(shū)顯示,2020—2022年及2023年1—6月,公司自營(yíng)業(yè)務(wù)的收益總額分別為 2.39億元、2.74億元、2.84億元及1.82億元,占同期營(yíng)業(yè)收入比例分別為7.55%、7.40%、12.34%及16.74%。

 

沒(méi)有龍頭券商的規模與體量,自營(yíng)業(yè)務(wù)也沒(méi)能撐起營(yíng)收,行業(yè)波動(dòng)之中,東莞證券自然落了下風(fēng)。

 

被前東莞首富“坑慘”

 

東莞證券的當務(wù)之急不僅是提振業(yè)績(jì),更重要的是實(shí)現一直耽擱的上市目標,公司的IPO長(cháng)跑已經(jīng)接近10年。

 

早在2008年,東莞證券就已開(kāi)始籌劃上市,但直至2014年底才完成股改獲得上市資格。2015年6月,東莞證券向證監會(huì )提交了招股書(shū)并獲受理。

 

不料東莞證券卻被大股東給“坑”了一把。錦龍股份持有東莞證券40%股權,是其第一大股東。由于錦龍股份實(shí)控人楊志茂涉及行賄案件,東莞證券不得不于2017年5月宣告IPO“中止”。

 

公開(kāi)資料顯示,楊志茂是東莞鳳崗人,行事低調,曾在2015年登上“福布斯全球億萬(wàn)富豪榜”,以?xún)糍Y產(chǎn)14億美元成為“東莞首富”。

 

其行賄風(fēng)波“緣起”東莞證券。2007年初,錦龍股份從東莞證券原股東西湖大酒店手中受讓了4%股權,從而首次與東莞證券產(chǎn)生交集。楊志茂為在收購東莞證券股權事項中得到關(guān)照和幫助,向國家工作人員行賄人民幣6411萬(wàn)元,2007年至2009年間以“白菜價(jià)”8.38億元獲得東莞證券44.6%股權。

 

困于楊志茂的受賄風(fēng)波,直到2021年2月,證監會(huì )才恢復了對東莞證券的審核。2022年2月,東莞證券首發(fā)過(guò)會(huì ),但遲遲未拿到上市批文。要知道,比東莞證券過(guò)會(huì )晚數月甚至半年的兩家券商首創(chuàng )證券、信達證券均已成功上市。

 

股權合規性對其IPO的影響仍難消除。要知道,比東莞證券過(guò)會(huì )晚數月甚至半年的兩家券商首創(chuàng )證券、信達證券均已成功上市,但東莞證券懸而未決的IPO卻再次被按下了暫停鍵。

 

2024年3月31日,深交所網(wǎng)站顯示,東莞證券IPO申請文件中記錄的財務(wù)資料已過(guò)有效期,需要補充提交,其IPO審核狀態(tài)變更為“中止”。

 

這次“中止”不知何時(shí)結束,因為錦龍股份正對東莞證券股權“清倉式出售”。

 

2024年2月23日,錦龍股份發(fā)布公告,稱(chēng)其擬通過(guò)產(chǎn)權交易所公開(kāi)掛牌的方式轉讓其所持有的東莞證券股份,最多可達6億股,占東莞證券總股本的40%。

 

當然上市受阻不能只怪大股東“不省心”。監管考驗企業(yè)合規性,而東莞證券多次觸碰監管紅線(xiàn)。

 

2024年5月,東莞證券以及保薦人楊某、姚某被廣東證監局出具警示函。原因是東莞證券作為泉為科技IPO保薦機構,在持續督導履職過(guò)程中存在未對上市公司大額資金往來(lái)交易真實(shí)性審慎核查、未按規定完整填報2019年度現場(chǎng)檢查報告。

 

2023年8月,廣東證監局認定東莞證券中山分公司存在通過(guò)微信、互聯(lián)網(wǎng)等渠道委托第三方從事客戶(hù)招攬的行為,決定對中山分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2022年9月,因東莞證券曾在保薦天威新材IPO項目時(shí),存在質(zhì)控負責人同時(shí)擔任保薦代表人,在相關(guān)流程中未嚴格落實(shí)回避要求的情形,公司內控管理存在較為嚴重的缺陷,郜某作為東莞證券分管投行業(yè)務(wù)的副總裁,被中國證監會(huì )出具警示函。

 

IPO何時(shí)更新材料、恢復審核?面對行業(yè)壓力如何調整?中國新聞周刊向東莞證券發(fā)出采訪(fǎng)提綱,截至發(fā)稿未收到回復。

 

參考資料

 

《145家券商去年凈賺1378億元,自營(yíng)業(yè)務(wù)再度成為第一大收入來(lái)源》,2024-04-03,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