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jīng)濟

他們掏空積蓄投資的古鎮,黃了

劉向南  2024-06-25 17:25:06

來(lái)自湖南常德桃花源鎮的劉昆今年55歲了,為討生活,他又一次出門(mén),到千里之外的福建省一家造船廠(chǎng)打工。

 

劉昆自二十幾歲就在廣東沿海一帶打工,2015年,他決定投資家鄉正在打造中的桃花源古鎮,用這些年打工積攢的110萬(wàn)元全款買(mǎi)下一間商鋪,希望用來(lái)出租或是自己做生意,“覺(jué)得在家里怎么樣都會(huì )好一點(diǎn)”。沒(méi)想到,古鎮建好了,沒(méi)幾年,卻成了空無(wú)一人的“空城”。劉昆的這筆投資打了水漂,他不得不再次選擇漂泊異鄉。

 

購買(mǎi)桃花源古鎮的商鋪或公寓進(jìn)行投資,血本無(wú)歸甚至傾家蕩產(chǎn)者,不止劉昆一人。劉昆加入的業(yè)主群,聚集了350名有類(lèi)似遭遇的業(yè)主。

 

2024年6月,桃花源古鎮一角。本文攝影/劉向南

 

桃花源古鎮位于常德城區西南約50公里處,就在桃花源風(fēng)景區邊上,其一期項目竣工于2017年5月。據官方介紹,桃花源古鎮占地面積約1600畝,核心景區逾40萬(wàn)平方米,“集特色餐飲、五星級酒店、特色客棧、明清商業(yè)街、中式合院、景區公寓于一體”,投入資本50億元。

 

2024年5月下旬,《中國新聞周刊》赴湖南走訪(fǎng)發(fā)現,桃花源古鎮成“空城”一事基本屬實(shí),如何盤(pán)活這些“空城”的相關(guān)資源,推進(jìn)當地旅游業(yè)高質(zhì)量發(fā)展,是亟待解決的社會(huì )問(wèn)題。

 

古鎮成“空城”

 

時(shí)近中午,桃花源古鎮的大街小巷空空蕩蕩,一些庭院已長(cháng)滿(mǎn)了齊人深的荒草。街邊的門(mén)面幾乎全都閉著(zhù)門(mén),只有兩三家飯館、一家小賣(mài)部以及幾家客棧還在經(jīng)營(yíng)!吨袊侣勚芸酚浾吡私獾,這幾家還在經(jīng)營(yíng)的客棧,多是古鎮開(kāi)發(fā)商自營(yíng)!八鼈兪怯矒沃(zhù)掙人氣!币晃划數厝耸空f(shuō)。

 

小賣(mài)部孤零零地開(kāi)在古鎮最外圍的一條路邊,貨架上的商品稀稀拉拉。經(jīng)營(yíng)者來(lái)自常德澧縣。她說(shuō),在這里經(jīng)營(yíng)已有5年時(shí)間,每年租金8000元。之前生意還好一些,近些年除了“五一”“十一”以及春天桃花開(kāi)的時(shí)節還有些人,平時(shí)都沒(méi)什么人!岸颊f(shuō)這里是‘空城’!痹撆空f(shuō)。

 

桃花源古鎮內的一條街巷,不見(jiàn)人影。

 

在古鎮主大街街口經(jīng)營(yíng)一家餐館的是一對中年夫婦,他們是當地人,當年建古鎮,他們的房子拆遷,就以相對優(yōu)惠的價(jià)格購置了這套房子,自住并開(kāi)餐館。2016年,古鎮尚未完全竣工,但已開(kāi)街。女店主回憶,那時(shí),來(lái)古鎮游玩的人還比較多,他們的生意很紅火,總是忙不過(guò)來(lái)。不久后,古鎮人氣漸淡,又經(jīng)歷了疫情,到現在已幾乎不見(jiàn)人來(lái)了。好在他們是自家房產(chǎn),就硬撐著(zhù)繼續這門(mén)生意,F在他們主要和桃花源風(fēng)景區的導游合作,由導游從景區帶游客來(lái)店里吃飯,導游可以抽成。這天中午,餐館里來(lái)了4桌游客,都屬于湖北宜昌的一個(gè)老年旅游團,每桌餐費300元,菜是男店主一個(gè)人炒的。

 

女店主回憶,古鎮開(kāi)街前后,無(wú)論商鋪還是公寓,盡管價(jià)格很高,但都賣(mài)得很好。有一個(gè)年輕人買(mǎi)了他們隔壁的房子,借了幾百萬(wàn)元,據說(shuō)是借的高利貸。那時(shí)沒(méi)人想到古鎮會(huì )這么迅速地淪為“空城”。

 

家住桃源縣城的業(yè)主李響用“水深火熱”來(lái)描述他所處的境況。2016年,李響花了120萬(wàn)元買(mǎi)了一間古鎮商鋪,次年又花40多萬(wàn)元買(mǎi)了一套公寓。

 

房子是按揭買(mǎi)的,現在,李響每月要還款1萬(wàn)多元。他原本的打算是商鋪可以出租,收租還款,這樣只需付首付就可以了,如今古鎮成了“空城”,他不得已把縣城的住房賣(mài)了,一家人租房居住,但“過(guò)兩年就沒(méi)資金還款了”。

 

“桃花源古鎮套住了很多人!崩铐懻f(shuō),他的一個(gè)朋友花了300多萬(wàn)元在古鎮上買(mǎi)了門(mén)面房,每月要還貸五六萬(wàn)元,兩三年前已斷供。

 

文旅地產(chǎn)

 

桃花源古鎮的開(kāi)發(fā)商是湖南同元文化古鎮旅游開(kāi)發(fā)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湖南同元公司”)。公開(kāi)資料顯示,該公司于2012年10月成立,彼時(shí)在同元集團旗下。同元集團號稱(chēng)中國古鎮締造專(zhuān)家,從2004年在云南楚雄打造彝人古鎮開(kāi)始,先后投資、建設、運營(yíng)了重慶長(cháng)壽古鎮、山西黎侯古城、蘭州老街等多個(gè)古鎮項目。

 

盡管全國多地都自許為陶淵明《桃花源記》所描述的“世外桃源”原型地,但湖南常德一直認為自己才是正宗的。而打造桃花源古鎮,正是常德為開(kāi)發(fā)桃花源風(fēng)景區招商引資來(lái)的項目。

 

桃花源風(fēng)景區原屬桃源縣。桃源縣人大代表、自媒體博主田桃源回憶,在他幼時(shí),景區面積不到1平方公里,20世紀90年代初,景區有過(guò)一次大開(kāi)發(fā)。

 

2011年,常德市委市政府決定將桃花源風(fēng)景區收歸為市管單位,成立正縣級的桃花源旅游管理區。桃花源旅游管理區辦公室主任吳偉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就是在這一時(shí)期,桃花源風(fēng)景區開(kāi)始搞建設、搞招商,桃花源古鎮成了第一個(gè)招商的大項目。

 

龍新華是桃花源當地一家旅游開(kāi)發(fā)公司的老板,之前在云南做旅游生意。他回憶,2012年前后,他接到常德有關(guān)領(lǐng)導的電話(huà),說(shuō)打算建一個(gè)古鎮,讓他推薦做得好的古鎮去參觀(guān)考察,龍新華就推薦了彝人古鎮。后來(lái),常德市政府、桃花源旅游管理區的主要領(lǐng)導多次到云南參觀(guān)彝人古鎮,并結識了同元集團董事長(cháng)李陳。龍新華回憶,最初李陳不大想到桃花源投資,李陳有一個(gè)熟人,是在常德做房地產(chǎn)生意的金義紅,金義紅也加入,同元集團這才決定到常德投資打造桃花源古鎮。

 

金義紅是常德人,1966年生。隨后成立的湖南同元公司由金義紅任法人、董事長(cháng)兼總經(jīng)理。工商資料顯示,湖南同元公司的注冊資本金3億元,重慶同元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作為歷史股東,于2017年8月退股,退股時(shí)占股55%。當前該公司股東有三:國有控股的農銀創(chuàng )新(北京)投資有限公司占股45.8333%,金義紅占股37.5%,國有獨資的中國農發(fā)重點(diǎn)建設基金有限公司占股16.666%。

 

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fǎng)時(shí),金義紅回憶,他們決定投資打造桃花源古鎮時(shí),桃花源景區只是一個(gè)4A級景區,經(jīng)營(yíng)得很不好,年游客量不到10萬(wàn)人。當時(shí)常德市委市政府看到景區存在的問(wèn)題,才到云南找到同元集團。

 

桃花源古鎮的一處庭院長(cháng)滿(mǎn)了荒草。

 

2014年9月1日,桃花源古鎮項目主體工程正式開(kāi)工建設。彼時(shí)的一則報道對古鎮的前景預期很樂(lè )觀(guān):年吸引游客達600萬(wàn)人次,實(shí)現綜合旅游收入30億元以上。2016年9月,在工程尚未全部竣工的情況下,桃花源古鎮主大街開(kāi)始營(yíng)業(yè)。

 

“當時(shí)我們就把它引爆了!被貞浧鹛一ㄔ垂沛傞_(kāi)街的情形,金義紅給《中國新聞周刊》記者翻看他手機里保存的照片與視頻。

 

然而,在古鎮開(kāi)街不久,就出現了古鎮被封路事件。為創(chuàng )建國家5A級旅游景區,自2014年起,桃花源景區“閉關(guān)”改造三年,2017年9月才重新開(kāi)園。

 

桃花源古鎮200多家商戶(hù)在2018年1月寫(xiě)給市長(cháng)的一封公開(kāi)信顯示,自2017年4月5日起,桃花源旅游管理區和相關(guān)部門(mén)下發(fā)關(guān)于封閉古城路等景區、城區道路的通告后,桃花源古鎮的客流量從此一落千丈,即便是2017年9月,桃花源重新開(kāi)園后,古鎮的游客仍屈指可數,90%的商戶(hù)日收入為0。古鎮商戶(hù)認為這一切都源于封路。

 

多名古鎮業(yè)主都認為這是景區與古鎮之間有爭端,景區方面故意堵路。但金義紅說(shuō),古鎮與景區間并無(wú)矛盾,當年的堵路是為了保證景區快速建設。

 

不管是何種原因,通往古鎮的道路被封堵,直接影響了古鎮人氣。在金義紅看來(lái),景區封閉改造了一段時(shí)間,后來(lái)又是疫情,桃花源古鎮的氣場(chǎng)被破壞,“一瓢冷水把它潑熄了”。

 

按照官方消息,這次桃花源景區的升級改造,投資近百億,改造之后,景區面積由2平方公里擴大到12平方公里。2020年12月,桃花源景區成為國家5A級旅游景區。但是,令金義紅感到沮喪的是,桃花源景區在改造之后并沒(méi)有出現像湖南張家界、鳳凰古城那樣人氣旺盛的場(chǎng)面,而是冷冷清清。

 

金義紅說(shuō),2023年桃花源景區游客量只有三四十萬(wàn)人。在他看來(lái),一個(gè)5A級景區,年游客量在150萬(wàn)~200萬(wàn)才屬正常!叭氖f(wàn),誰(shuí)吃得飽?”桃花源古鎮是桃花源景區的配套項目,“核心景區沒(méi)有人,我們這里怎么會(huì )有人?”

 

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fǎng)時(shí),一些業(yè)主認為桃花源古鎮之所以會(huì )變成“空城”,是開(kāi)發(fā)商經(jīng)營(yíng)不善。也有常德文旅界人士認為,古鎮的定位與設計有問(wèn)題。桃花源本沒(méi)有古鎮,《桃花源記》描述的是一種美好鄉村生活!疤一ㄔ垂沛偸怯苍斐鰜(lái)的,它不過(guò)是一個(gè)文旅地產(chǎn)項目!痹撊耸空f(shuō)。

 

另一座“空城”

 

無(wú)獨有偶,在桃花源古鎮東南約140公里處,同在319國道邊上,有一座江南古城,如今是一片規模龐大的爛尾樓,它在一些人口中也被稱(chēng)為“空城”。江南古城與桃花源古鎮幾乎同期開(kāi)建,同樣是參照了同元集團打造的彝人古鎮。

 

江南古城距長(cháng)沙市中心區約60公里,原屬益陽(yáng)市東部新區,現為益陽(yáng)市高新區所轄。

 

一下車(chē),就能看見(jiàn)公路邊上立著(zhù)寫(xiě)有“江南古城”的仿古牌坊,牌坊周?chē)L(cháng)滿(mǎn)齊人高的雜草。公路邊有多棟五六層高的樓房,從牌坊往里,還可以見(jiàn)到一座座四合院。無(wú)論是高層樓房還是四合院,主體建筑均已封頂,但尚未裝修,有的已經(jīng)破敗不堪。

 

益陽(yáng)市原東部新區管委會(huì )一位不愿具名的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片建筑是江南古城項目在2014年建設的一期工程,該項目體量很大,規劃占地3500畝,開(kāi)發(fā)使用約300畝,共建了約20萬(wàn)平方米的房子,花費了約10億元。之后就沒(méi)再繼續推進(jìn),一直爛尾。

 

據了解,該古城由原山東兗礦集團開(kāi)發(fā),總投資76億元,被納入省旅游重點(diǎn)項目建設“251”工程。它曾有這樣的目標:常住人口30萬(wàn)人以上、年游客流量1000萬(wàn)人次以上。

 

原山東兗礦集團是大型國企,2020年7月,其與原山東能源集團合并重組。而它之所以會(huì )投資江南古城項目,也是源于益陽(yáng)市的招商引資。

 

據公開(kāi)資料,2008年,益陽(yáng)市委市政府為加快對接長(cháng)株潭,實(shí)施后發(fā)趕超戰略,決定成立東部新區。打造全國“兩型”社會(huì )建設示范區、中國文化產(chǎn)業(yè)新標桿、世界文化旅游目的地成了東部新區總體定位,規劃重點(diǎn)發(fā)展文化創(chuàng )意、生態(tài)旅游、體育休閑、養老等三產(chǎn)產(chǎn)業(yè)。在此背景下,江南古城項目應運而生。

 

2012年6月,江南古城文化旅游項目簽約。據前述益陽(yáng)市原東部新區管委會(huì )一位負責人介紹,江南古城應該是東部新區成立后引進(jìn)的第一個(gè)項目,也是益陽(yáng)迄今引進(jìn)的投資規模最大的文旅項目。

 

《中國新聞周刊》了解到,江南古城項目被引入益陽(yáng),與一位名叫王躍農的益陽(yáng)桃江商人直接相關(guān)。王躍農是為打造該項目于2012年8月成立的兗礦東華(湖南)文化旅游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兗礦東華湖南公司”)首任總經(jīng)理,一度全權負責該項目。因為開(kāi)發(fā)這個(gè)項目,王躍農還曾紅極一時(shí),屢現報端。但2015年之后,他突然在媒體上消失。

 

爛尾多年的江南古城項目。

 

一篇文章曾這樣介紹王躍農:出生于20世紀60年代末,1995年到廣西北海創(chuàng )業(yè),經(jīng)營(yíng)戶(hù)外媒體制作與安裝;2003年,他接觸兗礦集團并進(jìn)入該集團旗下的北海新大陸房地產(chǎn)公司擔任副總經(jīng)理,2006年主持公司全面工作,并在北海成功開(kāi)發(fā)多個(gè)具有代表性的房地產(chǎn)力作;2011年,在兗礦集團提供上海、濟南等多個(gè)綠色旅游項目投資選項時(shí),王躍農堅定地選擇了家鄉益陽(yáng)。

 

至于后來(lái)王躍農在江南古城項目中“消失”的原因,一位曾與王躍農打過(guò)交道的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聽(tīng)說(shuō)當時(shí)耗資很大,兗礦集團總部在工程造價(jià)方面發(fā)現問(wèn)題,就把他換了。之后兗礦集團也沒(méi)再繼續投錢(qián)!

 

5月28日,《中國新聞周刊》致電王躍農;貞浧鸾瞎懦琼椖柯涞匾骊(yáng)的過(guò)程,王躍農表示,他起了穿針引線(xiàn)的作用,“當時(shí)全國打造了多個(gè)古鎮,比如云南的彝人古鎮,都很成功,各方領(lǐng)導去看了,都感興趣,投資方看了,也很感興趣。我把集團推薦給益陽(yáng),把益陽(yáng)推薦給集團,(雙方)一拍即合”。

 

而關(guān)于該項目為何爛尾,王躍農沒(méi)有作答。前述益陽(yáng)市原東部新區管委會(huì )一位負責人說(shuō),主要原因是房子賣(mài)不出去,資金鏈出了問(wèn)題!霸诤鲜「鞯厥兄,益陽(yáng)的旅游資源相對匱乏!痹撠撠熑苏f(shuō),“事實(shí)證明,硬造這種假古城,引入者是政績(jì)沖動(dòng),投資者的決策也很盲目!

 

如何盤(pán)活

 

當地農民夏正才早就做出過(guò)江南古城這個(gè)項目最終會(huì )“雙虧”的預言。江南古城所在地原本沒(méi)有古城,只是普通農村,幾公里外有一座魚(yú)形山及一座水庫,并無(wú)其他旅游資源。為建設江南古城,滄水鋪鎮靈寶山村相公灣組等幾個(gè)村民小組的近600畝土地被征收。

 

夏正才是相公灣組村民,曾長(cháng)期在廣東做生意,相較于其他村民更為見(jiàn)多識廣!爱敃r(shí)我就講了,在這里建江南古城會(huì )‘雙虧’。他們說(shuō)是旅游開(kāi)發(fā),實(shí)際上是搞房地產(chǎn),我們的農田沒(méi)有了,他們的房子也不會(huì )有人買(mǎi)!毕恼鸥嬖V《中國新聞周刊》。

 

前述益陽(yáng)市原東部新區管委會(huì )一位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年益陽(yáng)市對江南古城的建設非常支持,“光拆遷費就花了近兩個(gè)億”。

 

江南古城的建設非常迅速。夏正才回憶,征地一年后,該項目一期工程的房子就已基本建好,并舉行了盛大的開(kāi)街儀式。夏正才的家距離江南古城不足百米。10年過(guò)去,他眼睜睜看著(zhù)這些房子日益荒蕪,他說(shuō)他感到痛心。

 

兗礦東華湖南公司一直都有團隊留守在江南古城項目現場(chǎng)。隨著(zhù)集團公司重組改革,兗礦東華湖南公司也經(jīng)歷了股權變更。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現任法人是張盛亞,股東是100%持股的中垠地產(chǎn)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中垠地產(chǎn)”)。中垠地產(chǎn)曾是原兗礦集團全資子公司,現其股東有二:山東健康集團占股60%,深圳市奧園實(shí)業(yè)發(fā)展有限公司占股40%。

 

采訪(fǎng)期間,《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在江南古城營(yíng)銷(xiāo)中心一間辦公室里見(jiàn)到了張盛亞,但其沒(méi)有接受采訪(fǎng)。

 

《中國新聞周刊》從益陽(yáng)市政府辦一位工作人員處了解到,多年來(lái),益陽(yáng)市政府一直希望江南古城能起死回生,但“這主要是山東企業(yè)的事情”,益陽(yáng)方面也無(wú)能為力!吨袊侣勚芸妨私獾,因屬“問(wèn)題樓盤(pán)”,目前益陽(yáng)市負責該項目的主要是高新區開(kāi)發(fā)建設局。5月28日,《中國新聞周刊》致電該局局長(cháng)楊振宇,其沒(méi)有接受采訪(fǎng)。記者還致電益陽(yáng)市文旅局局長(cháng)卜永強,其手機一直無(wú)人接聽(tīng),發(fā)短信也未回復。

 

據一位接近兗礦東華湖南公司的人士介紹,現在該公司也在考慮如何盤(pán)活江南古城,思路之一是對外招商,引進(jìn)戰略投資伙伴,但“現在還沒(méi)找到”。

 

金義紅也在考慮如何才能改變桃花源古鎮的現狀。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fǎng)時(shí),金義紅表示打造古鎮是做“長(cháng)期主義者”,他有信心把古鎮再次“引爆”。金義紅說(shuō),他已和來(lái)自西安的合作伙伴做好方案,但目前融資困難。

 

6月13日,《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先后致電常德市文旅局兩位副局長(cháng),對方均未接受采訪(fǎng),其中一位副局長(cháng)表示應該聯(lián)系桃花源旅游管理區。

 

桃花源旅游管理區辦公室主任吳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對于如何把古鎮盤(pán)活,他們想了很多辦法,但目前能做的非常有限。

 

(文中劉昆、李響為化名)

 

發(fā)于2024.6.24總第1145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雜志標題:古鎮何以成“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