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jīng)濟

補償顧客883萬(wàn),胖東來(lái)憑啥“任性”

李明子  2024-06-28 12:47:01

為顧客補償共883.3萬(wàn)元。網(wǎng)紅超市胖東來(lái),再一次成為焦點(diǎn)。

 

6月27日凌晨,“胖東來(lái)商貿集團”官方公號發(fā)布《關(guān)于新鄉胖東來(lái)餐飲商戶(hù)“搟面皮加工場(chǎng)所衛生環(huán)境差”的調查報告》,對于幫助發(fā)現重大食品安全隱患的顧客,給予該顧客10萬(wàn)元現金獎勵;對所有于2024年6月9日至2024年6月19日期間在新鄉胖東來(lái)兩店餐飲部購買(mǎi)搟面皮、香辣面的顧客辦理退款,給予1000元補償(共計8833份)。

 

希望效仿成為網(wǎng)紅超市的,還有“中國超市巨無(wú)霸”永輝。

 

6月19日凌晨5點(diǎn)多,鄭州市金水區的信萬(wàn)廣場(chǎng)戶(hù)外平臺上逐漸排起長(cháng)隊。4個(gè)小時(shí)后,由“網(wǎng)紅超市”胖東來(lái)親手改造的永輝超市首店將重新開(kāi)業(yè)。

 

工作人員早上7點(diǎn)上班,當時(shí)已經(jīng)有人排隊。超市9點(diǎn)15分開(kāi)門(mén),開(kāi)業(yè)才20多分鐘便開(kāi)始限流。

 

“知道人多,但沒(méi)想到這么多,比過(guò)年還夸張!睂τ谶@家永輝超市的工作人員來(lái)說(shuō),這是他從沒(méi)見(jiàn)過(guò)的人流。下午3點(diǎn),一天中最熱的時(shí)候,鄭州信萬(wàn)廣場(chǎng)一層永輝超市入口處,排隊進(jìn)場(chǎng)的人流仍在不斷增加。蛇形長(cháng)隊從戶(hù)外延伸到室內,再拐到戶(hù)外,約有200米長(cháng),跟隨人流移動(dòng)到入口,至少要半個(gè)多小時(shí)。人群中有拖家帶口的當地居民,也有全程直播的博主,多位受訪(fǎng)者直言,“就是沖著(zhù)胖東來(lái)趕來(lái)的”。

 

不斷聚集的人群吸引著(zhù)更多商家到來(lái)。穿著(zhù)霸王茶姬工作服的店員端著(zhù)整盤(pán)茶飲小樣請人免費試喝,現場(chǎng)點(diǎn)單?系禄苯釉谂抨犎肟谥饠偽,推銷(xiāo)咖啡和甜點(diǎn)。

 

這次“調改”(調查改造),對永輝而言,不僅是一次實(shí)驗,更有拯救的意味。需要被拯救的不僅是永輝,2023年,永輝超市、步步高、中百集團等13家傳統商超巨頭合計虧損 49.21 億元;2024年第一季度,沃爾瑪、大潤發(fā)、物美等31家超市關(guān)閉上百家門(mén)店;新零售代表盒馬鮮生,2023年起也顯出增長(cháng)疲態(tài),暫緩上市計劃。

 

在傳統零售商利潤萎縮、大規模閉店時(shí),這次聚光燈下的“幫扶調改”,引發(fā)了中國零售行業(yè)的集體觀(guān)望:“零售怪咖”胖東來(lái),到底是曇花一現還是救命稻草?

 

被“爆改”的永輝鄭州信萬(wàn)廣場(chǎng)店人員結構上進(jìn)行了調整,賣(mài)場(chǎng)向消費者解釋?zhuān)何覀兇蠖鄶凳切聠T工,技能還不成熟,服務(wù)有不周到的地方,我們會(huì )加快成長(cháng),請大家多諒解。

 

“網(wǎng)紅效應”,能持續多久?

 

“地方小企業(yè)調改上市大公司天然具有話(huà)題性,這讓永輝重回大眾視野!卑俾(lián)咨詢(xún)創(chuàng )始人莊帥還曾和同行猜測永輝股價(jià)能上漲多少,誰(shuí)都沒(méi)想到,5月8日,胖東來(lái)“調改”永輝的消息傳出后第二天,永輝超市盤(pán)中漲停,一天之內,市值猛增22億元。

 

對調改永輝首家超市這件事,胖東來(lái)做足了準備。

 

正式啟動(dòng)前,永輝超市首家被調改超市臨時(shí)更換成了信萬(wàn)廣場(chǎng)門(mén)店。商場(chǎng)招商經(jīng)理介紹,這是鄭州金水北最大的商業(yè)體,交通便利,商場(chǎng)坐落于豐慶路與國基路交叉口。周邊不僅有成熟小區和商務(wù)辦公區,還有十多所幼兒園、中小學(xué),多所高校和20多個(gè)職能部門(mén),消費能力不可小覷。

 

調改指揮小組一位胖東來(lái)帶隊店長(cháng)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大概在5月中旬一次公司會(huì )議上,確定了由許昌、新鄉各出一名負責人,協(xié)助胖東來(lái)總經(jīng)理關(guān)娜安排調改工作,“根據需要,隨時(shí)從兩地調人”。

 

“閉店調改永輝的時(shí)間遠比調改步步高要長(cháng)!闭{改小組總指揮關(guān)娜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前期對賣(mài)場(chǎng)進(jìn)行了較大改造,重新梳理布局、規劃動(dòng)線(xiàn),增設加工間,甚至包括吊頂、燈光、墻面都進(jìn)行了重整,細致到排查每一盞滅蚊燈是否到位。

 

永輝超市,則派出了河南有限公司總經(jīng)理陳宏光共同擔任總指揮,另由三名永輝超市管理人員做帶隊店長(cháng),與胖東來(lái)接洽具體工作。賣(mài)場(chǎng)按照雜貨、生鮮、家居百貨三大類(lèi)進(jìn)行調改,內部則分為后勤、工程、業(yè)務(wù)采購三大板塊來(lái)調整。

 

“如果說(shuō)原來(lái)是生鮮賣(mài)場(chǎng),現在更像是一家精品店!庇垒x采購平臺一位工作人員如此評價(jià)。和以往相比,在商品結構方面,永輝重新梳理商品結構,下架單品10841個(gè),占原有商品的81.3%,并新增商品12581個(gè),實(shí)現新增單品占比80%。梳理后的商品結構達到胖東來(lái)商品結構的90%以上。

 

調改指揮部希望復制的,不僅是胖東來(lái)的賣(mài)場(chǎng)結構,更是網(wǎng)紅超市的模式。前期調改規劃已經(jīng)做好了限流預案,比如租賃帳篷,新購鐵馬和隔離帶。

 

進(jìn)入賣(mài)場(chǎng)后,印有“胖東來(lái)”標識的產(chǎn)品隨處可見(jiàn),包括果汁、白酒、燕麥片、洗衣液等70多個(gè)產(chǎn)品,F場(chǎng)工作人員表示,這些胖東來(lái)的自營(yíng)商品都與許昌胖東來(lái)標價(jià)一致。

 

胖東來(lái)網(wǎng)紅月餅和精釀啤酒最為搶手。永輝超市在信萬(wàn)廣場(chǎng)一樓辟出了專(zhuān)門(mén)區域,另外排隊,每人限購啤酒一箱、月餅兩盒,“基本在中午之前都售罄了”。在賣(mài)場(chǎng)中段空間最開(kāi)闊處的一張桌子上,擺放著(zhù)于東來(lái)的隨筆合集《走在信仰的路上》。

 

胖東來(lái)最大的標簽,是網(wǎng)紅超市。以往在大眾視野中若隱若現的胖東來(lái)卻仿佛突然重掌流量密碼,近兩年頻繁登上熱搜榜。

 

創(chuàng )始人于東來(lái),開(kāi)始不斷輸出“管理金句”:“員工下班后不許打工作電話(huà)”“公司管理層已實(shí)現190天休假”,胖東來(lái)員工“不想上班不允許不批假”,還能“平均工資最低到手7000元”,甚至還有可能領(lǐng)到5000元的委屈獎。

 

每天排隊打卡胖東來(lái)的游客中,不只有探店博主,還有專(zhuān)程來(lái)研學(xué)旅游的政企團隊。在許昌,甚至催生了商超研學(xué)導游這樣的新職業(yè),以及一批專(zhuān)業(yè)從事商業(yè)研學(xué)的服務(wù)機構。胖東來(lái)把自己經(jīng)營(yíng)成了“沒(méi)有淡季的6A景區”。

 

胖東來(lái)賦能給永輝超市的,首先無(wú)疑是網(wǎng)紅效應帶來(lái)的海量人流。6月19日,超市開(kāi)門(mén)才20多分鐘便開(kāi)始限流,賣(mài)場(chǎng)工作人員不停調整著(zhù)物品擺放位置,胖東來(lái)自營(yíng)的網(wǎng)紅月餅和啤酒限購出售,每天中午就被搶購一空。

 

6月19日,永輝鄭州首家被調改超市門(mén)店開(kāi)業(yè),于東來(lái)(中)現身現場(chǎng),被市民爭搶合影“打卡”。攝影/本刊記者 李明子

 

據永輝超市方面透露,截至6月19日晚營(yíng)業(yè)時(shí)間結束,永輝超市鄭州信萬(wàn)廣場(chǎng)店首日銷(xiāo)售達188萬(wàn)元,約為調改之前平均日銷(xiāo)的13.9倍;當日客流超1.2萬(wàn)人次,約為調改之前日均客流的5.3倍。

 

“這個(gè)商場(chǎng)上個(gè)月都快死了,一點(diǎn)人氣都沒(méi)有!毙湃f(wàn)廣場(chǎng)的一位商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既好奇,又期待:胖東來(lái)出手能否拯救永輝,暴漲的客流又能否一直持續下去?

 

“傳統賣(mài)場(chǎng)現在最大的困難就是沒(méi)有客流!焙途稍(xún)合伙人、連鎖經(jīng)營(yíng)專(zhuān)家文志宏說(shuō),同樣的商品和價(jià)格,線(xiàn)上購物更為便捷,傳統賣(mài)場(chǎng)在電商時(shí)代的吸引力正在流失。

 

“對持續低迷的線(xiàn)下零售業(yè)來(lái)說(shuō),如何降本增效是下一步要考慮的事情,眼下最重要的是吸引客流、恢復賣(mài)場(chǎng)活力!蔽闹竞陮Α吨袊侣勚芸氛f(shuō)。胖東來(lái)出手調改各大商超帶來(lái)的短期效果毋庸置疑,至于能否拯救國內超市行業(yè),仍然是未知數。

 

地方軍何以改造正規軍?

 

零售業(yè)小弟“幫扶”大哥,體量相差懸殊的胖東來(lái)憑什么調改永輝?

 

從規模上看,截至6月19日,永輝擁有958家門(mén)店,而胖東來(lái)只有13家商業(yè)實(shí)體,前者體量是后者73倍。而從全國分布來(lái)看,永輝超市遍布29個(gè)。▍^、市)的517座城市,胖東來(lái)只在河南省內發(fā)展,其中11家在許昌,2家在新鄉。2023年,永輝營(yíng)收786.42億元,盡管同比減少12.71%,仍是胖東來(lái)的7倍。

 

但從盈利能力看,永輝正陷入困境。過(guò)去幾年,在電商沖擊下,以永輝超市為代表的傳統連鎖商超們發(fā)展受困。和發(fā)展巔峰時(shí)期相比,永輝超市相繼關(guān)停了400多家門(mén)店。截至2023財年結束,永輝超市歸母凈利潤連續3年虧損,合計虧損金額達80.36億元。

 

相比之下,地方霸主胖東來(lái)宣稱(chēng)“不以賺錢(qián)為目的”,在2023年營(yíng)收突破百億元。于東來(lái)云淡風(fēng)輕地談起,去年原本計劃掙2000萬(wàn),沒(méi)想到年底掙到了1.4億。

 

作為“中國超市之王”的永輝一直在嘗試各種自救方案。5月5日、6日兩天,永輝超市董事長(cháng)張軒松帶著(zhù)十余名高管到許昌參觀(guān)胖東來(lái)。據于東來(lái)的合作方聯(lián)商網(wǎng)獨家報道,在此之前,張軒松已經(jīng)和于東來(lái)深入交流3次。雙方見(jiàn)面第4次的閉門(mén)會(huì )上,于東來(lái)終于松口,宣布幫助調改永輝超市兩家門(mén)店。

 

胖東來(lái)模式能否復刻在永輝身上?從商業(yè)模式本身來(lái)看,仍然有眾多疑問(wèn)。

 

臨近營(yíng)業(yè)時(shí)間的結束,永輝被調改超市的熟食、面點(diǎn)區也和胖東來(lái)一樣立起“當日出清”的字牌!肮⿷處缀跞刻鎿Q成了胖東來(lái)的供應團隊!闭{改小組的一位采購負責人季賓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前述永輝采購平臺工作人員卻表示“頭部供應就那幾家,胖東來(lái)調改前,永輝也和這些供應商有合作,最大的區別在于,之前以聯(lián)營(yíng)為主,現在更多是自營(yíng)!

 

百聯(lián)咨詢(xún)創(chuàng )始人莊帥解釋?zhuān)酝鶉鴥冗B鎖超市利潤結構中很大一部分來(lái)自后臺,即向供貨商收取上架費、堆頭費、促銷(xiāo)費等名目繁多的入場(chǎng)費。而通過(guò)自采自營(yíng)方式,零售商擁有更強的議價(jià)能力,可以提高商品毛利率,通過(guò)賣(mài)貨賺取前臺利潤。

 

調整供應系統,最終改變的是商超的利潤模式。直觀(guān)理解,就是損失了一大筆供應商的“入場(chǎng)費”。對永輝來(lái)說(shuō),快速更換供應體系后,通過(guò)經(jīng)營(yíng)產(chǎn)生的利潤能否覆蓋替換供應商的損失,還需要更長(cháng)時(shí)間來(lái)衡量。

 

“如果只考慮短期效益,就不必調改了!奔举e舉例說(shuō),在胖東來(lái),供應體量大的生鮮產(chǎn)品加價(jià)率一般不超過(guò)5%,通過(guò)這樣的方式引導供應商賺取合理利潤,但不允許暴利,從而保證商品的高性?xún)r(jià)比。但他也承認,區域化的供應合作模式未必適配全國連鎖商超。

 

啟承資本創(chuàng )始合伙人常斌一再強調,“胖東來(lái)是一家典型的區域性多業(yè)態(tài)綜合零售集團,利潤結構遠比超市豐富”。他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胖東來(lái)通過(guò)自營(yíng)產(chǎn)品提高超市毛利率,同時(shí),在茶葉、酒水、珠寶、醫藥等領(lǐng)域也發(fā)展了自營(yíng)業(yè)務(wù),混合業(yè)態(tài)的利潤率自然更高。

 

莊帥認為,在相對封閉的城市環(huán)境中,龍頭企業(yè)更容易聚集優(yōu)質(zhì)資源,這意味著(zhù)胖東來(lái)更有可能優(yōu)先獲得品牌商品的代理權,鞏固其龍頭地位,“當地購買(mǎi)力都愿意給胖東來(lái),利潤自然可觀(guān)”。

 

除了高自采、高自營(yíng)策略,完善的員工激勵制度,被譽(yù)為商超界“海底撈”的優(yōu)質(zhì)服務(wù)等,這些都是常被提及的胖東來(lái)的重要優(yōu)勢。

 

在許昌,胖東來(lái)是一個(gè)堪比事業(yè)單位的鐵飯碗一樣的存在,招聘一個(gè)崗位,有時(shí)會(huì )吸引上千人投遞簡(jiǎn)歷。據于東來(lái)介紹,胖東來(lái)員工的平均工資最低到手7000元,遠遠高于許昌當地人均工資水平。

 

在被調改的信萬(wàn)廣場(chǎng)店門(mén)口,永輝超市公布的《致顧客的一封信》顯示,員工工資從2500元/月提升至4500元/月,工作時(shí)間平均每日不超過(guò)8個(gè)小時(shí),增加年休假,滿(mǎn)一年即可享受10天年休假。

 

大幅增加的員工工資和福利支出,對永輝來(lái)說(shuō)意味著(zhù)什么?根據永輝超市2023年年度報告,關(guān)鍵管理人員報酬就達到2331.64萬(wàn)元,公司在職員工98500多人,如果全方面漲薪,按每人提升2000元工資計算,全公司員工成本就要增加約2億元。但現實(shí)是,去年永輝超市還虧損了13.29億元。

 

“如果走出許昌,在鄭州或其他城市,這樣的工資是否依舊具有競爭力,被調改企業(yè)又能否負擔翻倍增長(cháng)的用工成本,這些都是需要認真考慮的問(wèn)題!鼻f帥認為,一二線(xiàn)城市商超品牌眾多,群狼環(huán)伺,還要面臨電商的降維式打擊,競爭異常激烈,高毛利的自營(yíng)商品能否獲得市場(chǎng)認可,關(guān)鍵在于能否提供獨特的價(jià)值,這些都需要時(shí)間來(lái)摸索和驗證。

 

此前,胖東來(lái)也在小范圍驗證是否能夠走出河南。據聯(lián)商網(wǎng)數據,此前胖東來(lái)調改的兩家步步高超市門(mén)店在端午小長(cháng)假實(shí)現總銷(xiāo)售1083.25萬(wàn)元。截至6月10日,兩家門(mén)店的6月平均日銷(xiāo)都超過(guò)130萬(wàn)元,日均客流超過(guò)1萬(wàn)人次。

 

“個(gè)別門(mén)店的短期調改效果還不足以證明其經(jīng)驗可以在更大范圍順利復制!币晃粡臉I(yè)二十多年的零售業(yè)專(zhuān)家分析。在一兩家門(mén)店復刻經(jīng)營(yíng)技術(shù)并不難,但對一家連鎖企業(yè)進(jìn)行更大范圍的調整,必然涉及深層組織變革、機制調整,甚至是扭轉企業(yè)決策者的經(jīng)營(yíng)理念,“最內核的企業(yè)文化是最難復制的”。

 

胖東來(lái)的大本營(yíng)許昌與步步高所處的長(cháng)沙,在消費人群、市場(chǎng)環(huán)境方面存在較大差異。目前步步高的商品結構也被調整為胖東來(lái)的90%,大家都在觀(guān)望,當地消費者能否持續買(mǎi)單,等胖東來(lái)離開(kāi)后,步步高會(huì )不會(huì )變回原來(lái)的樣子。

 

“對步步高調改的團隊還在當地!标P(guān)娜說(shuō),永輝鄭州首家被調改超市已經(jīng)順利恢復營(yíng)業(yè),胖東來(lái)團隊還將繼續駐場(chǎng)兩三個(gè)月!案脑煲患业,不是簡(jiǎn)單把產(chǎn)品放在賣(mài)場(chǎng)、重新布局就行了,新的經(jīng)營(yíng)標準、流程都需要慢慢建立與調整!

 

相對于一線(xiàn)城市,許昌商超業(yè)態(tài)受到電商的沖擊尚沒(méi)有一二線(xiàn)城市嚴重,這是被很多人忽略的背景!芭謻|來(lái)的模式,有地域性。如果離開(kāi)許昌大規模鋪開(kāi),供應鏈管理的難度會(huì )加大,極致的服務(wù)也很難保證,甚至會(huì )出現變形!敝袊称樊a(chǎn)業(yè)分析師朱丹蓬對媒體分析。

 

“擴張野心”藏不住了

 

5月30日,胖東來(lái)調改永輝超市的動(dòng)員會(huì )后,面對當地媒體的提問(wèn),于東來(lái)再次表態(tài):“不會(huì )進(jìn)(鄭州)!

 

早在五年前的一場(chǎng)活動(dòng)上,于東來(lái)在公開(kāi)回應觀(guān)眾提問(wèn)時(shí)就曾解釋過(guò):“鄭州的房?jì)r(jià)太高,員工買(mǎi)不起,不愿意他們喝西北風(fēng)!碑斢腥藛(wèn)他未來(lái)會(huì )不會(huì )把胖東來(lái)開(kāi)到全國,于東來(lái)更是堅定拒絕:“這并不適合胖東來(lái)!

 

事實(shí)上,于東來(lái)也曾動(dòng)過(guò)擴張的念頭。2012年,胖東來(lái)連鎖超市一度增開(kāi)到30多家。據當時(shí)胖東來(lái)官方資料介紹,從1995年40多平方米的望月樓胖子店做起,17年的時(shí)間,胖東來(lái)已成為河南商界具有知名度、美譽(yù)度的商業(yè)零售企業(yè),旗下涵蓋專(zhuān)業(yè)百貨、電器、連鎖超市三大商業(yè)業(yè)態(tài)。

 

胖東來(lái)一時(shí)風(fēng)頭無(wú)兩。許昌市商務(wù)局相關(guān)人士曾公開(kāi)披露,2011年,胖東來(lái)零售額占許昌全市零售總額的比重超過(guò)六成。次年4月,胖東來(lái)開(kāi)始實(shí)行“每周二閉店休息”制度,更是在國內零售業(yè)掀起了一波輿論浪潮。當時(shí)有傳聞稱(chēng),這一制度表面是為員工健康考慮,實(shí)際上也是應相關(guān)要求,減少營(yíng)業(yè)時(shí)間,為其他企業(yè)提供發(fā)展空間。不久后,胖東來(lái)陸續關(guān)停了14家超市,涉及員工上千人。

 

對于壓縮門(mén)店的原因,于東來(lái)多年后在河南省商業(yè)協(xié)會(huì )年會(huì )上曾有過(guò)回應。中國管理案例共享中心案例庫一篇文章記錄,于東來(lái)現場(chǎng)表示:“就是因為前幾年盲目擴張導致不能把公司的理念很有序地輸入到每一個(gè)員工身上,導致企業(yè)發(fā)展過(guò)大,公司文化(被)稀釋!

 

退居許昌的胖東來(lái)開(kāi)始進(jìn)行內部調整。時(shí)至今日,胖東來(lái)所有崗位的實(shí)操手冊加起來(lái)有8萬(wàn)多頁(yè),詳細規定了服務(wù)標準與禁忌,并配以完整的獎懲制度。

 

“在零售業(yè)內,胖東來(lái)一直是個(gè)神奇的存在,它的很多經(jīng)營(yíng)理念都是反傳統的!蔽闹竞昱e例,比如拿出95%利潤給員工分紅,不計成本購入客戶(hù)需要的商品,采購量增多反而主動(dòng)給供應商加價(jià),來(lái)維持商品品質(zhì)。結果就是,在許昌當地,胖東來(lái)已然成為品質(zhì)的代名詞,在電商發(fā)達的今天,當地人依舊愿意去胖東來(lái)購買(mǎi)日常用品,而附近其他商場(chǎng)卻人影寥寥。

 

胖東來(lái)開(kāi)始有意識地“輸出模式”。2022年3月開(kāi)始,于東來(lái)和聯(lián)商網(wǎng)合作,發(fā)起設立了“聯(lián)商東來(lái)商業(yè)研究院”,由聯(lián)商網(wǎng)實(shí)際控制人龐小偉任院長(cháng)。5月啟動(dòng)研究院種子班,吸納了12家區域商超企業(yè),每年學(xué)費為50萬(wàn)元/家。這也是最早一批被胖東來(lái)調改的企業(yè)。

 

很快,聯(lián)商網(wǎng)發(fā)布新的招生通知,“由于東來(lái)哥的時(shí)間和精力有限”,種子班不再擴招。研究院先后又推出兩期總裁班,第一期學(xué)費3萬(wàn)元,進(jìn)行兩天集中學(xué)習;第二期學(xué)費10萬(wàn)元,計劃在一年進(jìn)行三次集中學(xué)習和不定期交流。招生要求嚴苛,限額100名,入選學(xué)員需同時(shí)滿(mǎn)足三個(gè)條件,即企業(yè)創(chuàng )辦三年以上、凈資產(chǎn)不低于5000萬(wàn)、2022年利潤為正。

 

線(xiàn)下零售業(yè)持續低迷,胖東來(lái)仿佛化身成為行業(yè)“救命稻草”,追隨者爭相模仿,并心甘情愿付出學(xué)費。

 

胖東來(lái)目前沒(méi)有走出河南,也走不上風(fēng)投機構的談判桌!氨M管具備很強的自我造血能力,但還看不到它的擴張能力!币晃皇茉L(fǎng)投資人分析,投資回報要么靠擴張、要么靠公司將股東利益最大化,但從于東來(lái)對公司的規劃來(lái)看,這兩者顯然都不在他的考慮范疇之內。

 

很多人更好奇的是,胖東來(lái)“幫扶”友商到底圖什么?

 

不只是共享供應鏈,胖東來(lái)還給被調改超市搬來(lái)了全線(xiàn)爆款自營(yíng)商品。印刻著(zhù)DL標志的網(wǎng)紅大月餅、精釀小麥啤酒、果汁等胖東來(lái)商品,在步步高長(cháng)沙梅溪湖店上架開(kāi)售后,很快被搶購一空。顧客發(fā)現,被調改的步步高變成了胖東來(lái)的代購店。步步高相關(guān)負責人曾對媒體表示,2024年5月,胖東來(lái)自有品牌商品銷(xiāo)售額占步步高長(cháng)沙梅溪湖店總銷(xiāo)售額的28.22%。

 

從區域商超到咨詢(xún)公司,通過(guò)提供自營(yíng)產(chǎn)品,胖東來(lái)又成了被幫扶企業(yè)的上游供應商。然而,對于這一說(shuō)法,在永輝超市信萬(wàn)廣場(chǎng)店開(kāi)業(yè)現場(chǎng),于東來(lái)進(jìn)行了否認。于東來(lái)表示,胖東來(lái)的所有商品都跟其他供應商一起進(jìn)行競價(jià),而且自己的產(chǎn)品研發(fā)費沒(méi)有算在供應成本里,實(shí)際上不少產(chǎn)品的供應是虧損的。

 

在莊帥看來(lái),胖東來(lái)通過(guò)調改其他商超,相當于把自己“做成了一家咨詢(xún)公司”。不同之處在于,胖東來(lái)實(shí)踐經(jīng)驗豐富,還能提供專(zhuān)業(yè)采銷(xiāo)人員、供應鏈系統和自營(yíng)商品,并借助有形“幫扶”輸出企業(yè)管理理念和文化,“以另一種方式擴張”。

 

目前,被胖東來(lái)調改的永輝門(mén)店有兩家,均位于胖東來(lái)大本營(yíng)河南,分別是永輝鄭州信萬(wàn)廣場(chǎng)店和新鄉寶龍廣場(chǎng)店。永輝超市表示,將于7月1日啟動(dòng)第二家門(mén)店調改。

 

而在調改永輝兩家門(mén)店之后,胖東來(lái)是否另有新的幫扶計劃?于東來(lái)現身永輝信萬(wàn)廣場(chǎng)店開(kāi)業(yè)現場(chǎng)時(shí)說(shuō):“先把永輝救活!

 

(應受訪(fǎng)者要求,文中季賓為化名)

 

發(fā)于2024.7.1總第1146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雜志標題:中國超市業(yè)的一次“自救”實(shí)驗

作者:李明子

編輯:閔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