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700多年的地標,被沖毀了

陳淑蓮  2024-06-26 14:47:06

“前一日我還在橋上看風(fēng)景,沒(méi)想到第二天橋就‘沒(méi)’了!6月中旬,張麗從浙江出發(fā)前往安徽省黃山市旅游,并入住徽州區呈坎村的一家民宿中。

 

她告訴中國新聞周刊,6月20日下午,洪水挾帶著(zhù)大量泥沙涌入村中,她住的民宿一樓被淹,還好洪水很快退去,但留下了大量淤泥。到了晚間,雨勢變猛,她聽(tīng)人說(shuō),環(huán)秀橋橋亭就被洪水沖垮了。

 

環(huán)秀橋是一座五孔石橋,位于呈坎村潨川河上,是溪東街和前后街的主要通道,建于元代,距今已有700多年,橋長(cháng)26.65米,寬3.85米,高4.55米,是呈坎村的地標性建筑,2001年6月被列入第五批全國重點(diǎn)文物保護單位,也是大部分游客到呈坎村必“打卡”的景點(diǎn)之一。

 

這次洪澇災害,環(huán)秀橋雖然石質(zhì)橋面、橋墩暫時(shí)完好,但木結構橋亭被徹底沖毀。

 

多處古建受損

 

呈坎村原名龍溪,始建于東漢三國時(shí)期,距今約1800年歷史,因村落按《易經(jīng)》“陰陽(yáng)八卦”理論選址布局,陽(yáng)為呈,陰為坎,唐末易名“呈坎”,被譽(yù)為“江南第一村”,擁有國家級重點(diǎn)保護文物21處,也是目前徽派古建筑遺存最多的村落之一。

 

此次暴雨導致呈坎村部分文保單位過(guò)水,環(huán)秀橋損失最為嚴重。不過(guò),據徽州區委宣傳部信息,有關(guān)部門(mén)已打撈出部分原構件,并繼續進(jìn)行尋找打撈工作。

 

強降雨后的呈坎村部分道路出現淤泥堆積,當地組織多方力量開(kāi)展清淤清理工作。中新社發(fā)  萬(wàn)戈 攝

 

其實(shí),這并非環(huán)秀橋第一次被洪水襲擊。

 

2013年6月30日,呈坎遭遇百年不遇特大洪災,包括“中華第一祠”羅東舒祠在內的大量古建筑受損嚴重,環(huán)秀橋被洪水沖毀。

 

所幸當地組織專(zhuān)業(yè)施救人員尋回了75%以上的木質(zhì)構件,這次被沖毀的橋體就是當時(shí)修復重建的。

 

在惡劣氣候條件下,除了環(huán)秀橋,多處古建同樣面臨“生死大考”。

 

前不久,在連日強降雨之下,被稱(chēng)為“客家第一宗祠”的福建省上杭縣李氏大宗祠發(fā)生部分坍塌。航拍照片顯示,整個(gè)李氏大宗祠已經(jīng)被圍欄圍了起來(lái),東西兩側的兩列橫屋坍塌,受損建筑面積約1000平方米。

 

航拍福建上杭李氏大宗祠:特大暴雨致部分坍塌。中新社發(fā) 張金川 攝

 

李氏大宗祠是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李氏后裔為紀念其入閩始祖李火德而集資兩萬(wàn)銀兩建成,屬全國重點(diǎn)文物保護單位。整座宗祠占地面積5600平方米,共有104間客房、26間客廳、3間大廳。李氏大宗祠墻體根據功能和布局不同,主要有青磚墻體、夯土墻體、青磚包土坯墻體三種類(lèi)型。

 

此次坍塌發(fā)生在6月17日凌晨2點(diǎn)左右。上杭縣文體旅游局副局長(cháng)陳春連對媒體表示,此次宗祠橫屋坍塌的主要原因在于“百年難遇”持續一天一夜的特大暴雨,導致河道來(lái)不及排水,水位暴漲,洪水浸泡土墻后,墻體軟化,失去支撐力,致土墻坍塌,土墻拉動(dòng)包在外面的青磚墻體、屋面一起坍塌。

 

與此同時(shí),“靈隱寺發(fā)大水”相關(guān)話(huà)題登上了熱搜。

 

近日,受當地連日降雨影響,杭州西湖的水位不斷升高。相關(guān)視頻顯示,6月23日下午,靈隱寺門(mén)口亭子旁邊的道路變成了溪流。同時(shí),靈隱管理處發(fā)布通知,為提升游客游覽安全,23日下午,靈隱飛來(lái)峰景區提前閉園。不過(guò),相比環(huán)秀橋和李氏大宗祠,靈隱寺算是“虛驚一場(chǎng)”。

 

國家重點(diǎn)研發(fā)計劃項目《不可移動(dòng)文物自然災害風(fēng)險管理研究》一文中提到:“全球氣候變化加劇的趨勢,致使我國不可移動(dòng)文物所處外在條件惡化,干擾影響加速,文物因災損毀、自然破壞的事件頻發(fā),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巨大損失!

 

其中,極端降雨帶來(lái)的水害是建筑遺產(chǎn)面對的最常見(jiàn)、破壞力最大的災害類(lèi)型之一。

 

據統計,全國各地每年都有文物古跡因洪澇受災情況發(fā)生。2010年7月,南方大范圍發(fā)生洪澇災害,導致四川省100多處文物保護單位受損。2016年9月,受臺風(fēng)“莫蘭蒂”影響,浙江省泰順縣境內共有6座古廊橋受損,其中,被評為國家級文保單位的薛宅橋、文重橋、文興橋3座擁有百年歷史的古廊橋先后被洪水沖毀。

 

2020年,我國江南、華南、西南暴雨增多,受持續降雨影響,多地發(fā)生洪澇地質(zhì)災害。據國家文物局通報,其受損文物范圍廣、數量多、損失大,是近年來(lái)汛期文物受損最為嚴重的一年。其中,長(cháng)江流域省份文物受損情況較為嚴重,其中江西160處,安徽144處,湖南62處,四川41處,廣西35處,湖北31處。受損文物中,古橋梁被沖毀、古城墻坍塌和文物建筑房屋垮塌較為嚴重,11個(gè)省份中共有70余座橋梁受損。

 

事前預防是重點(diǎn)

 

自6月17日以來(lái),長(cháng)江中下游地區出現持續強降雨天氣,安徽、浙江、江西、湖北、湖南等地部分地區累計降雨量有200~400毫米,湖南常德、安徽黃山等局地達500~713毫米。

 

6月24日上午,中央氣象臺將暴雨橙色預警升級為最高級別的紅色預警,這也是今年來(lái)首個(gè)暴雨紅色預警。

 

中央氣象臺預計,6月24日至27日,江南北部、江漢東部和南部、江淮以及貴州、廣西等地有持續性強降水,其中,湖北東南部、湖南北部、安徽南部、江西北部、浙江西部等地部分地區有暴雨到大暴雨,局地特大暴雨,上述部分地區伴有短時(shí)強降水、局地雷暴大風(fēng)等強對流天氣。

 

面對持續強降雨來(lái)襲,如何加強對不可移動(dòng)文物及建筑的保護,將損失降到最低,也成了關(guān)注的重點(diǎn)之一。

 

知名古民居專(zhuān)家、《江南民居》作者丁俊清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fǎng)時(shí)表示,防天水,避地水(防洪)是我國古代聚落和村屋建設的首要問(wèn)題,因此,古人選擇“上棟下宇”的住宅形制,用四柱空間、木構架結構體系,由梁柱、桁、栿等構件組合成網(wǎng)架結構,具有很強的剛度和抵擋風(fēng)雨、洪水的良好性能。同時(shí),用大屋頂、坡屋頂,使四水歸堂(天井),并做屋內地漏、陰溝和街巷防水系統,村屋排水系統又和村外農田水系連城一體,確保防洪防汛能力。至于高等級的公共建筑,基本模式是將房屋建在高臺之上,避免被洪水淹沒(méi)。

 

丁俊清指出,古代民用建筑與現代建筑理念上存在顯著(zhù)差異。古代建筑遵循“人工自然物”的原則,不破壞地形,而是順應地形建造房屋,而現代建房子必定先改造地形,這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聚落、村屋、橋梁的防洪防汛能力。

 

他說(shuō),過(guò)去在山地丘陵地區建造房屋時(shí),古代匠人遵循“治田養村定宅”的選址、營(yíng)造原則,巧妙利用地形,“土反其宅,水歸其壑,草木歸其澤”,以此避免并宣泄洪澇災害。

 

但為何到了現在,這些已有數百年歷史的變得如此“脆弱”?

 

據了解,古建筑通常采用傳統材料建造,如土坯、木材和磚石,這些材料在暴露于水分時(shí)較脆弱。此外,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古建筑的結構完整性可能會(huì )下降,使其更容易受到洪水侵蝕和損壞。

 

尤其是近年來(lái),隨著(zhù)氣候變化的加劇,自然災害頻發(fā),歷史文化遺產(chǎn)的保護面臨著(zhù)越來(lái)越嚴峻的挑戰。

 

丁俊清指出,古建筑通常不會(huì )受一般的風(fēng)雨大水侵害(在靜止的水中浸泡幾天沒(méi)問(wèn)題),但對抗洪澇災害,多少有些“力不從心”。

 

有業(yè)內人士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對于很多古建筑來(lái)說(shuō),缺的從來(lái)都不是技術(shù)和保護手段,更多的是由于資金不足或缺乏專(zhuān)業(yè)知識,古建筑可能沒(méi)有得到適當的維護,“一些古建筑、古民居維修項目推進(jìn)緩慢”。

 

位于西藏林芝的墨脫文物古跡眾多,但山洪、泥石流等頻頻發(fā)生,對當地民居、古橋等造成了很大威脅。墨脫縣應急管理局局長(cháng)高榮華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面對洪澇災害,他們總結出了一套經(jīng)驗,其中最主要的是事前預防。

 

他說(shuō),古建筑的結構加固和排水能力提升至關(guān)重要?梢酝ㄟ^(guò)加固地基、提升排水系統等提高建筑物的抗洪能力。同時(shí),應修建防洪屏障,如沙袋、擋水板或移動(dòng)式水壩,可以防止洪水進(jìn)入建筑物。在易受洪水影響的開(kāi)口處安裝防水門(mén)和窗戶(hù),也可以進(jìn)一步提高防洪能力。此外,還應隨時(shí)監測江河水文數據,可以提前預警洪水事件,為疏散和應急準備爭取寶貴的時(shí)間。

 

丁俊清也指出,做好古建筑、古橋所在地的排水、防洪、泄洪系統工程,確保水脈暢通,可以有效引導徑流遠離建筑物,降低洪水侵蝕的風(fēng)險。他提醒:“不要輕易改變、改造古建筑古橋周邊的地形地貌,要保護古建筑與環(huán)境之間復雜的協(xié)同系統!

 

作者:陳淑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