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huì )

河南抗旱:被堵住的“最后一公里”

王宇張馨予解雪薇  2024-06-26 14:52:11

河南下雨了。

 

6月22日9時(shí),河南省氣象局解除干旱橙色預警,一個(gè)小時(shí)后,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解除抗旱四級應急響應。不過(guò),河南省第一產(chǎn)糧大市周口市村民齊婷仍有些擔心,“這次雨下得特別小,濕濕地皮”。

 

5月以來(lái),糧食大省河南經(jīng)歷罕見(jiàn)大旱,降雨量比往年平均值少了70%以上,半數以上的氣象監測站點(diǎn)達到了中旱以上等級。旱天里,許多農民在機電井口晝夜排隊,抽井打水。齊婷也一樣,她給自家的地澆了兩遍水,種下去的玉米已經(jīng)出苗了。

 

在機電井排隊,是因為齊婷家地頭附近的機電井壞了。為了抗旱保苗,齊婷花了1000多元置辦了噴槍和水管等灌溉工具。然而,“買(mǎi)得怪齊,有啥用”,沒(méi)有能用的井,灌溉時(shí)間一拖再拖。

 

“俺這兒11口井,都是政府給俺打的好井,恁好的井用不了!痹谟浾唠S機走訪(fǎng)的河南省駐馬店市上蔡縣齊海鄉,村民劉琳也因為機電井犯愁。

 

機電井是指有水泵、電力配套的水井!吨袊侣勚芸番F場(chǎng)查看發(fā)現,11口機電井的地埋線(xiàn)等部件存在不同程度的斷裂、損毀。盡管村里連年上報,問(wèn)題仍沒(méi)能解決。村里的幾百畝地,只能靠村民自己打的4口沒(méi)有水泵和電力配套的裸井灌溉。

 

劉琳所在的上蔡縣齊海鄉,一口印著(zhù)“國土資源·土地整理”的機電井,地埋線(xiàn)已斷裂多年,始終沒(méi)有得到維修。機電井旁,村民已經(jīng)播種了大豆,因為缺水而沒(méi)能出苗。

 

夏播的當口,分秒必爭。河南積極調配抗旱水源,開(kāi)閘放水。河南省應急管理廳防汛抗旱處處長(cháng)楊文濤說(shuō),南水北調中線(xiàn)工程、大中型水庫及河道供水正常,地下水源較充沛,能夠滿(mǎn)足抗旱需求。

 

不過(guò),《中國新聞周刊》采訪(fǎng)得知,在此輪旱情中,盡管水源能滿(mǎn)足抗旱需求,但在河南一些地方,由于以機電井為代表的農田水利設施建后管護陷入困局,抗旱被堵在了“最后一公里”。

 

易損難修

 

于建興83歲了,騎著(zhù)小三輪,帶著(zhù)老伴,在上蔡縣的鄉間小路上行駛,三輪車(chē)上拉著(zhù)一臺壞了的柴油發(fā)動(dòng)機。

 

“俺地邊上的機電井,不知道啥原因用不了!眱号纪獬龃蚬ち,于建興和老伴種了兩畝多花生,旱天里靠發(fā)動(dòng)機帶動(dòng)水泵,從裸井抽水。發(fā)動(dòng)機一壞,老兩口急著(zhù)去鎮上找人維修。

 

駐馬店市上蔡縣,83歲的于建興騎著(zhù)三輪車(chē),帶著(zhù)老伴兒,匆匆往鎮上趕。他家種了兩畝花生,大旱中,田里的機電井不能使用,他得用柴油機帶動(dòng)水泵,在裸井里取水。但柴油機也壞了,孩子在外打工,老兩口只能自己去鎮上找人維修。

 

早些年,于建興村里并不仰賴(lài)機電井,灌溉主要靠裸井。1995年,為了抗旱減災,河南省開(kāi)始大力發(fā)展平原井灌。井多是裸井,需用柴油或汽油發(fā)動(dòng)機帶動(dòng)水泵抽水。因高昂的油耗成本,1998年起,電力配套也逐步跟上,機電井開(kāi)始取代裸井,成為當地最常見(jiàn)的農田水利設施之一。

 

2016年,國家發(fā)改委、水利部、原農業(yè)部、能源局聯(lián)合下發(fā)《關(guān)于印發(fā)農村機井通電工程2016—2017年實(shí)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到2017年底,新增和改造通電機井227萬(wàn)個(gè),實(shí)現平原地區機井用電全覆蓋。

 

許多村民如今習慣了在機電井刷卡取電灌溉。然而,在旱期急需抽水灌溉的時(shí)候,一批機電井的問(wèn)題卻暴露出來(lái)。

 

齊婷和相鄰的農戶(hù)多次報修,但維修人員的回復總是“往上報了,再等等”。劉琳也說(shuō),機電井壞了多年,村支書(shū)連年報修,2023年縣里曾來(lái)人看過(guò)井,但問(wèn)題至今沒(méi)解決。

 

“空氣開(kāi)關(guān)丟失”“農用器械操作不當損壞”“設備未安裝”“高壓未搭火及變壓器缺失”“地埋線(xiàn)損壞”⋯⋯據駐馬店市農業(yè)農村局提供給《中國新聞周刊》的資料,造成機電井故障的原因各式各樣。

 

駐馬店市上蔡縣地頭常見(jiàn)的裸井,大旱時(shí)節,要保播種、保青苗,相比易損難修的機電井,裸井成了許多農民的依靠。根據地下水位的不同,這些裸井深度通常在20米到70米不等。本文攝影/本刊記者 王宇 

 

上蔡縣農業(yè)農村局局長(cháng)王銀朋告訴記者,機電井的地埋線(xiàn)很容易被作業(yè)的大型農機設備剮斷,暴露在外的部件還容易在下雨時(shí)泡水,有些電纜、設備被偷盜,甚至有時(shí)村民還會(huì )因為彼此之間的矛盾蓄意破壞機電井。

 

駐馬店市農業(yè)農村局農田科科長(cháng)任慧敏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過(guò)去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里,水利、農業(yè)、發(fā)改、國土資源、財政部門(mén)都有機電井項目資金,都能打井。2018年,隨著(zhù)機構改革的推進(jìn),這些機電井歸口到農業(yè)農村部門(mén)。

 

王銀朋說(shuō),以前修建的機電井,設計使用年限在5—10年,一批機電井移交給農業(yè)農村部門(mén)的時(shí)候,已經(jīng)到了報廢年限。

 

比如劉琳村里11口井,上蔡縣農業(yè)農村局農田股股長(cháng)康高魁從記者提供的圖片判斷,它們修建于2011年前后,很可能已經(jīng)到了報廢年限,維修價(jià)值不大!皬娜ツ觊_(kāi)始,機電井的設計使用年限才提高到15年! 

 

上蔡縣農業(yè)農村局另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達到報廢年限的裸井,約有70%仍能正常使用,不能繼續使用的,村集體通常會(huì )選擇填埋。而機電井比較棘手,要分情況處置,維修隊通常會(huì )取出水泵檢查,如果沒(méi)有繼續維修的價(jià)值,就改成裸井給村民繼續使用。

 

除了使用年限,有的機電井則是因為故障問(wèn)題本身難以解決,不好修理。豫東某鄉鎮一位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底部淤積、水管錯位等問(wèn)題尚可解決,如果潛水泵壞在井里取不出來(lái),“根本沒(méi)法修”。

 

馮飛是上蔡縣一家機電井維修公司的負責人,通過(guò)招投標承攬高標準農田的機電井配套項目。馮飛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機電井的檢修分為兩部分:電表、低壓線(xiàn)、高壓線(xiàn)由電力公司負責,而地埋線(xiàn)和水泵則按照是否過(guò)保,由承建方、廠(chǎng)商或他們這類(lèi)維修公司負責。

 

最難修的是水泵。水泵的質(zhì)保期是8—10年,如果水泵還在質(zhì)保期內,由廠(chǎng)商負責。過(guò)保后,則由縣政府出資請專(zhuān)業(yè)公司檢修。水泵設置在50米深的井底,輸水依靠每節長(cháng)3米的金屬管道累疊,從井底一直延伸到井口。如要檢修水泵,需要吊車(chē)作業(yè),先把金屬管道一節一節拆卸下來(lái),再吊出水泵,一次拆卸費用就要1000元。

 

通常來(lái)說(shuō),最常壞的是地埋線(xiàn),理論上修起來(lái)也最簡(jiǎn)單。馮飛說(shuō),可以使用探測器探測地埋線(xiàn)的位置和破損情況。破損點(diǎn)位確定后,工人開(kāi)槽取線(xiàn),電工接電后再復位。

 

不過(guò),在實(shí)際操作中,修地埋線(xiàn)也是困難重重!坝镁艜(huì )發(fā)現井壞了,要檢修,這時(shí)候莊稼已經(jīng)種下去了!鄙喜炭h農業(yè)農村局前述受訪(fǎng)者說(shuō),地埋線(xiàn)埋在耕地里,要維修,就要開(kāi)一米寬的槽,會(huì )破壞莊稼,村民常會(huì )向維修隊要賠償。但機電井本就是惠民工程,縣里并沒(méi)有賠償款的預算。

 

駐馬店市農業(yè)農村局提供給《中國新聞周刊》的數據顯示,本輪抗旱,截至6月17日,上蔡縣摸排整改了5個(gè)鎮8個(gè)村的機電井故障,共有71口機電井存在問(wèn)題。

 

但上蔡縣共有13個(gè)鎮、9個(gè)鄉,上萬(wàn)口機電井。摸排進(jìn)度尚不到四分之一,劉琳所在的齊海鄉就還未摸排。

 

摸排進(jìn)度緩慢,有多方面原因!安荒艿⒄`農民播種、澆地,這是我們工作的底線(xiàn)!蓖蹉y朋說(shuō),夏播是最需要搶農時(shí)的,而一口井的摸排整改長(cháng)則需要5天,“用裸井抽水,哪怕累一點(diǎn),貴一點(diǎn),先把地種上要緊!

 

此外,農忙時(shí)節,工人也難招。馮飛說(shuō),農閑時(shí),工人的工錢(qián)一天150—200元,現在300元一天也不一定招得到人。

 

最難辦的還是資金。馮飛說(shuō),機電井建成驗收后,承建方只能拿到97%的工程款,剩余的3%作為質(zhì)保期內的維修資金,只有質(zhì)保期結束才能結算。由于中央、省、市三級財政按照6:2:2的比例出資建設高標準農田,質(zhì)保期內的維修有項目專(zhuān)項資金做后盾。

 

而過(guò)保后,維修資金主要由縣一級財政承擔!岸际切【S修,工程款不高,十萬(wàn)八萬(wàn)的,縣里結算得比較及時(shí)!瘪T飛說(shuō)。

 

不過(guò),這些只需要“小維修”的機電井都是近幾年建設的新井。王銀朋說(shuō),機電井損壞非常頻繁,以地埋線(xiàn)為例,耕作時(shí)可能會(huì )被農機損壞,農閑時(shí)則可能被老鼠啃咬。如果要對現存的所有機電井進(jìn)行及時(shí)維修,代價(jià)非常高昂。

 

與此同時(shí),縣里沒(méi)有維修管護機電井的專(zhuān)項資金!拔覀兛h財政比較緊張,2023年財政收入13.91億元,主要用于保障基本運行!鄙喜炭h農業(yè)農村局前述受訪(fǎng)者說(shuō)。

 

管護的責任

 

看著(zhù)機電井,劉琳干著(zhù)急。她想不通,既然維護這么難,當初為啥不干脆建更簡(jiǎn)易的裸井,急用水的時(shí)候,大家可以用自備的水泵抽水。眼前這種機電井,預裝的水泵把井口堵得嚴嚴實(shí)實(shí),一旦出現故障,自備的水泵也進(jìn)不去,反而淪為擺設。

 

游斌是中國農村綜合改革協(xié)同創(chuàng )新研究中心湖南工業(yè)大學(xué)研究基地研究員,他在調研中發(fā)現,高標準農田建設之后機電井損毀、閑置的情況普遍存在。他認為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設施布局沒(méi)有與農民需求精準匹配好,部分項目只管主體建設,但是對配套附屬設施建設重視不足;其次,農民在建設的過(guò)程中參與度不夠,“他們不一定會(huì )把這件事當成自己的事情,部分農民甚至會(huì )簡(jiǎn)單理解為政府的事情,想著(zhù)反正壞了也會(huì )有人維修,容易出現不當使用的現象”。

 

游斌說(shuō),農田配套設施毀損的另一個(gè)原因是“重建設輕管理”的思想長(cháng)期存在,地方對于高標準農田管護維護的長(cháng)期性、復雜性考慮不多,“尤其是涉及復雜設備和儀器的,管護資金籌集渠道、分擔比例不明確,基層財政難以獨自承擔后期管護經(jīng)費”。

 

“誰(shuí)受益、誰(shuí)管護,誰(shuí)使用、誰(shuí)管護!边@是2020年11月出臺的《駐馬店市農田建設工程建后管護試行辦法》(下稱(chēng)《辦法》)確定的管護原則。駐馬店市農業(yè)農村局耕地質(zhì)量監督評價(jià)科科長(cháng)朱敬勛說(shuō),按照此原則,機電井管護的責任主體是村民和村委會(huì ),管護方式是村民自治。

 

但這套管護辦法在實(shí)踐中遇到了麻煩。

 

多位受訪(fǎng)者表示,駐馬店歷來(lái)都是澇重于旱,村民日常甚少使用機電井。而設備使用頻率越低,越容易在閑置中出現各種問(wèn)題,這些小問(wèn)題又很難被及時(shí)發(fā)現,最終會(huì )在干旱來(lái)臨時(shí)成為大問(wèn)題。

 

此外,“管護”與“維修”界限模糊。按照康高魁的理解,“管護”包括巡查、輔助農戶(hù)用電,還包括請村里的電工維修小的線(xiàn)路故障,以及及時(shí)向鄉鎮和縣農業(yè)農村局報修。

 

康高魁說(shuō),使用頻率低的情況下,村民的管護意識淡薄,村集體內部很難形成管護規則。再加上村集體沒(méi)有收入,沒(méi)人出資維修機電井。此外,管護人員都是義務(wù)勞動(dòng)的“熱心腸”,小部件損壞了,往往是他們順手墊資,久而久之,誰(shuí)管護誰(shuí)受損,村民的積極性就更低了。

 

游斌建議,對于機電井維護,應該加快建立以“縣級政府主導、鄉鎮負責、村為主體、受益共擔”的機制,“政府建完后完全不去管理,直接交給村集體肯定是不行的”。

 

2016年,河南開(kāi)始探索政府購買(mǎi)服務(wù)模式,將商業(yè)保險引入農田水利設施維修養護領(lǐng)域。

 

豫東地區某市級保險公司相關(guān)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機電井保險保障的是機電井及配套設施因為意外事故造成物質(zhì)損壞后需要維修或更換而產(chǎn)生的費用。推廣該險種業(yè)務(wù)以來(lái),該市已有三個(gè)縣區的農業(yè)農村局進(jìn)行投保。

 

上述負責人提到當前普遍存在的一個(gè)問(wèn)題:維修技術(shù)人員一般是地方指派,到場(chǎng)查看故障原因后,需要先行墊付購買(mǎi)零件或設備的資金,其后保險公司核準屬于承保范圍后予以報銷(xiāo),“如果長(cháng)時(shí)間墊付或者報銷(xiāo)不到位,維修人員可能沒(méi)有動(dòng)力(到場(chǎng)維修)”。

 

而報銷(xiāo)能不能到位,部分取決于保險公司是否收到地方政府足夠的保費。據該負責人了解,確實(shí)存在部分地方政府因財政資金緊張,未及時(shí)交足額保費的現象。

 

上蔡縣農業(yè)農村局前述受訪(fǎng)者表示,上蔡縣也在積極嘗試引入保險公司,但按照每畝地四五元的報價(jià),上蔡縣共有約150萬(wàn)畝耕地,一年保費需要750萬(wàn)元,價(jià)格太高。此外,他們也懷疑像今年這樣需要大面積搶修的情況,保險公司是否有足夠的能力保障。因此,還在與多家保險公司商談。

 

“農戶(hù)有意見(jiàn)的都是機電井,反而是裸井群眾意見(jiàn)小!鄙喜炭h農業(yè)農村局前述受訪(fǎng)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建議將機電井都改為裸井,“可以為村集體加配發(fā)電機組和噴灌設備,既節省資金,又方便群眾保管使用!

 

他進(jìn)一步說(shuō):“理論上,老百姓一刷卡就能用機電井澆地,但實(shí)際上,機電井能否使用涉及變壓器、高壓線(xiàn)路、地埋線(xiàn)、變電箱、電器零件、水泵等多個(gè)環(huán)節,哪個(gè)環(huán)節出問(wèn)題,機電井都不能使用!彼J為,農村的管護現狀與機電井這樣精細的設備并不匹配。

 

機電井到底應該怎樣建設,才更匹配農村的現狀?游斌認為,農民對農業(yè)生產(chǎn)的需求是最清楚的,但是很多情況下,項目開(kāi)展的前期階段對農民需求的調研是不充分甚至欠缺的,“有的項目設計單位對農民的主體地位缺乏足夠的重視,也忽視了不同區域農村需求的差異性”。

 

打通“最后一公里”

 

河南省的地勢西高東低,駐馬店剛好處于中間過(guò)渡帶,降雨量中等,大多數年份風(fēng)調雨順。但在極端天氣頻發(fā)的背景下,駐馬店去年澇、今年旱。當地政府一位受訪(fǎng)者告訴記者:“極端天氣給我們敲響了警鐘!

 

河南省水利系統一位專(zhuān)家對《中國新聞周刊》說(shuō),河南是資源性缺水和工程性缺水并存。一方面,河南水資源時(shí)空分布極不均衡,汛期水量豐沛,枯季水量稀少,全省汛期水資源量占全年的60%—70%;另一方面,河南的水利設施確實(shí)不夠多,留不住水。

 

在河南農業(yè)大學(xué)農學(xué)院教授劉天學(xué)看來(lái),長(cháng)遠來(lái)看,要在極端天氣頻發(fā)的當下更好地抵抗旱情,仍需要積極利用地表水,“如果還是靠井,會(huì )造成地下水位下降越來(lái)越嚴重,甚至出現大的漏斗”。

 

2021年,中央第五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督察組曾進(jìn)駐河南,開(kāi)展中央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督察。當時(shí),河南農業(yè)超采地下水突出的問(wèn)題曾引起督察組的注意。

 

數據顯示,河南省2019年地下水開(kāi)采量112.5億立方米中,農業(yè)灌溉用水占半數以上,超計劃取水約20%。全省超采區總面積一度達4.44萬(wàn)平方公里,占全省面積的四分之一,已形成安陽(yáng)—鶴壁—濮陽(yáng)—新鄉、武陟—孟州—溫縣、杞縣—通許等三大平原區淺層地下水漏斗區,2019年地下水平均水位較2016年下降0.67米。

 

河南省水利系統前述專(zhuān)家說(shuō),在地下水超采問(wèn)題突出的背景下,要是繼續挖井,犧牲的就是環(huán)境。應對旱情,應該通過(guò)加大水利工程的建設,解決河南的缺水問(wèn)題。

 

“現在,河南的問(wèn)題是‘盆’小了、‘缸’小了,蓄不住水,應該把‘盆’和‘缸’做大一些,通過(guò)修水庫、擴容,把水都儲存住!边@位專(zhuān)家說(shuō),近幾年,河南已經(jīng)準備開(kāi)工建設一些水利工程,例如前坪水庫灌區、出山店水庫灌區等,未來(lái)應該再建設一些中小型水庫灌區,并對年久失修的中小型水庫灌區進(jìn)行改造,解決旱期缺水的問(wèn)題。

 

駐馬店有26個(gè)大中型灌區和186座大中型水庫。不過(guò),駐馬店市水利局農村水利水電科科長(cháng)李杰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些灌區基本建成于20世紀50—70年代,支渠和農渠破損嚴重,尤其是“75·8”特大洪水后,灌區幾乎盡數被沖毀,很難再發(fā)揮灌溉作用。

 

復建工作從2005年重啟。在駐馬店境,中央財政支持了3個(gè)30萬(wàn)畝以上的大型灌區和3個(gè)5萬(wàn)畝以上重點(diǎn)中型灌區的復建。2021年后,駐馬店又為4處大中型灌區的續建爭取到了一些資金支持。目前,大中型灌區的干支渠由水利部門(mén)負責維護,支渠以下的斗渠、農渠、毛渠和小灌區等由農業(yè)農村部門(mén)負責維護。

 

事實(shí)上,這也是河南省內一批灌區的縮影。河南省農科院作物分子育種研究院副院長(cháng)盧為國在調研中發(fā)現,河南農村的水渠,相當大一部分還是土渠,“里面長(cháng)草,影響水流速度,灌水和排水都會(huì )被阻擋”。 

 

河南省水利系統前述專(zhuān)家也表示,在河南中小型灌區的損壞現象也很?chē)乐,家庭?lián)產(chǎn)承包責任制之后,由于承包到戶(hù),對于渠道的維護變得不便,農戶(hù)也沒(méi)有積極性。

 

而無(wú)論是維修還是新建灌區,對農業(yè)大市、農業(yè)大省來(lái)說(shuō),都不是容易的事情。李杰說(shuō),新建灌區,中央財政占出資大頭。而據駐馬店市水旱災害防御中心主任董新華觀(guān)察,因年度投資額有限,項目不只是全省各地競爭,更是全國各地競爭。

 

“都在爭灌區的名額,駐馬店不占優(yōu)勢!崩罱苷f(shuō),論降水量,比起一年只有四五百毫米的豫北地區,駐馬店“說(shuō)高不高、說(shuō)低不低”;論水源,平原地區也不占優(yōu)勢。通常來(lái)說(shuō),資金更傾向黃河灌區這種有水源優(yōu)勢的區域。

 

這種形勢下,像駐馬店這樣的城市,更注重爭取資金續建、改造既有灌區。數位專(zhuān)家指出,要更好地利用地表水灌溉農田,盡可能減少對地下水源的依賴(lài)。比如,劉天學(xué)說(shuō),要“打通大河道的水進(jìn)入農田‘最后一公里’,使得水渠能夠連到農田,農民把水泵往水渠里一放,就可以用地表水灌溉”。

 

不過(guò),這個(gè)灌溉系統工程的建設,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駐馬店市政府提供給《中國新聞周刊》的資料顯示,6月6日,駐馬店市已提出申請,請求撥付一筆2.53億元的抗旱資金,用于新打抗旱機電井、修復抗旱水源灌溉工程等。

 

“駐馬店是農業(yè)大市,財政本就緊張!瘪v馬店市政府前述受訪(fǎng)人士表示,在極端天氣多發(fā)的情況下,無(wú)論是防汛還是抗旱,都需要更多資金投入。

 

(齊婷、劉琳、于建興為化名)

記者:王宇 張馨予 解雪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