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伊朗總統選舉倒計時(shí)1天,他臨陣退選

范鴻達  2024-06-27 16:55:26

當地時(shí)間6月24日晚,筆者來(lái)到德黑蘭鬧市區的一個(gè)廣場(chǎng)上,伊朗民眾三五成群,熱烈討論著(zhù)即將到來(lái)的伊朗總統選舉!百Z利利、賈利利”“卡利巴夫、卡利巴夫”,這是和當地民眾聊天時(shí),他們對筆者提及最多的兩個(gè)名字。

 

此情此景,一下子將筆者的記憶拉回到2017年。那一年的伊朗總統選舉時(shí),筆者也剛好在德黑蘭。投票之前的幾個(gè)晚上,德黑蘭著(zhù)名的革命大街上聚集了更多激烈討論政治的人,有些人甚至還會(huì )互相爭吵。那時(shí)被高喊的兩個(gè)名字是“魯哈尼”和“萊!,最后是改革派的魯哈尼獲得連任。

 

6月26日,伊朗德黑蘭,一名婦女從總統候選人卡利巴夫的海報前走過(guò)。圖/視覺(jué)中國

 

6月28日,伊朗就要迎來(lái)又一次總統選舉。這是一次突然而至的特別選舉。上個(gè)月19日,在任總統萊希遭遇空難意外逝世。根據伊朗憲法第131條,第一副總統莫克貝爾隨后接管行政部門(mén),新總統最多將在50天內選出。這樣,原本要到2025年才進(jìn)行的伊朗第14次總統選舉,意外提前至今年。

 

6月9日,負責監督選舉的伊朗監護委員會(huì )宣布了本次總統大選的六位候選者名單,分別是議會(huì )議長(cháng)卡利巴夫、前首席核談判代表賈利利、德黑蘭市長(cháng)扎卡尼、前內政部長(cháng)普爾莫哈馬迪、前議會(huì )第一副議長(cháng)哈希米、改革派議員佩澤什基安。外界普遍認為,前五人屬于保守派。

 

此后,這6人的宣傳畫(huà)或者集體、或者獨立地出現在伊朗各地,卡利巴夫、賈利利和佩澤什基安的出現頻率相對較高。作為政治之都,德黑蘭當然是競選氛圍非常濃厚的城市,大部分的競選活動(dòng)安排在這里,包括五次電視辯論,以及各自進(jìn)行的競選造勢活動(dòng)。

 

當然,這些總統候選人也會(huì )走出首都,到其他地方去開(kāi)展競選活動(dòng)。即使候選人不在場(chǎng),各個(gè)城市也會(huì )有一些相關(guān)活動(dòng)。比如,上周筆者在伊朗西阿塞拜疆省府烏爾米耶,就目睹過(guò)支持賈利利的競選活動(dòng),但他本人并不在場(chǎng)。一般而言,候選人不在場(chǎng)的競選活動(dòng)規模比較小。

 

候選人開(kāi)展競選活動(dòng)的時(shí)間非常有限,從6月12日到27日早上8時(shí),滿(mǎn)打滿(mǎn)算也就是兩周多的時(shí)間。因此,他們不可能親自抵達很多地方去造勢。在這種情況下,電視辯論就成為全國選民評判他們的最好途徑。

 

筆者和家人觀(guān)看了本次總統選舉的部分電視辯論。候選人之間的互相批評,保守派候選人對前任魯哈尼政府的批評,以及競爭對手支持者對候選人的批評,都讓人印象深刻。

 

用伊朗記者朋友的話(huà)說(shuō),從已經(jīng)完全結束的五輪電視辯論來(lái)看,任何一位候選人都沒(méi)有準備好自己的施政綱領(lǐng),如果他們真的有的話(huà)。也有不少伊朗人認為,所有的候選人都不值得信任。正是有這樣的認識,才導致伊朗選民對大選的熱情不高。

 

德黑蘭街頭的競選海報 (攝/范鴻達)

 

事實(shí)上,過(guò)去的幾次全國性選舉投票率都非常低。2021年總統選舉的投票率只有48.8%,創(chuàng )下伊朗歷次總統選舉的最低紀錄;今年春天的議會(huì )和負責遴選領(lǐng)袖的專(zhuān)家委員會(huì )選舉,投票率更是低至41%。

 

在6月25日的公開(kāi)講話(huà)中,伊朗最高領(lǐng)袖哈梅內伊再次呼吁和強調了選民對投票的參與。盡管如此,6月28日真正走到投票箱面前的伊朗選民到底會(huì )有多少,仍不明確,投票人數可能會(huì )有所增加,但是目前看起來(lái)也并不太樂(lè )觀(guān)。

 

在過(guò)去十幾天中,不管是在德黑蘭還是在烏爾米耶,我遇到不少人說(shuō)不會(huì )去投票,其中以年輕人居多。國家發(fā)展的現實(shí)困難和人為災難,已經(jīng)讓很多伊朗人對政治或政治人物失去信心或信任。

 

從最終候選人名單宣布伊始,溫和保守派的卡利巴夫、強硬保守派的賈利利和改革派的佩澤什基安,就是人氣最高的三個(gè)競爭者。為了確保保守派能夠勝出,已經(jīng)有保守派顯要人物呼吁賈利利或戈利巴夫退出,但是迄今兩人都還表示將堅持到底。

 

據伊朗國際電視臺27日報道,哈希米當天宣布退出競選,轉而支持其他三位保守派候選人。從目前伊朗機構的輿論調查來(lái)看,如果到投票日上述三位熱門(mén)人選都還堅持競選的話(huà),佩澤什基安將受益于保守派票源的分散,有可能會(huì )和戈利巴夫或賈利利展開(kāi)第二輪角逐。如果此前戈利巴夫和賈利利中的任何一位提前退選,那么第一輪投票結束后,新總統人選就將確定。

 

6月12日競選活動(dòng)開(kāi)展以來(lái),改革派候選人佩澤什基安表現得非;钴S。在很大程度上講,佩澤什基安的最大敵人不是戈利巴夫和賈利利,而是其支持者的投票參與度。當前伊朗的保守派勢力遠超改革派,而且前任改革派的魯哈尼政府執政記錄也并不理想,這導致很多改革派支持者心灰意冷,不再愿意去投票。

 

不過(guò),不參與投票,將徹底失去推動(dòng)改革的機會(huì )。每當我把這樣的看法講給改革派支持者聽(tīng)時(shí),他們往往會(huì )陷入沉默。顯然,在大選前夜,改革派候選人佩澤什基安的支持者依然有些糾結。

 

(作者系上海外國語(yǔ)大學(xué)中東研究所教授)

 

作者:范鴻達

編輯:徐方清